郑州雅思培训

28天开口说英语
北京雅思郑州分校
郑州雅思培训哪家好
雅思考试攻略
郑州雅思秋季班

静儿在线视频 _古代志怪故事,错姻缘 - 《续玄怪录》

错姻缘 - 《续玄怪录》

千里姻缘一线牵。

那该是一条多么神奇的线。

在它的牵引之下,有那么多人通过一场盛大的婚礼,结为夫妇,从此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当那条神奇的线断开时,又有那么多人在婚姻的殿堂前劳燕分飞,各奔东西。

缘起缘灭,缘聚缘散。冥冥中,是不是真的有一种力量,使两个从不相识的人,走到一起;又令那些早已定下姻缘的人,失之交臂。

那些无端错失的姻缘当中,究竟都暗藏着怎样的玄机?

下面,我要说的这个故事,发生在唐朝,如同题目所揭示的那样,它讲的,就是两个人的错失。在婚礼上,即将步入洞房之前的错失。

女孩姓李,家世很好,她是弘农县县令的女儿,刚到及笄之年,就有不少人家,遣了冰人,登上门来,为他们家的子弟求亲。

父母千挑万选,为她选定了一个卢姓的男子。卢生是个读书人,风神俊朗,好学上进,又出身于世家大族,前途不可限量。连皇室都上赶着同这样的人家结亲,女儿要是嫁过去,不但终身有托,对自己的家族来说,也是一种无尚的荣耀。

两个家族的长辈见面之后,一拍即合。孩子都正当年,赶紧把婚事办了,也了却双方父母的一桩心愿。这以后不久,卢家就派人送来了聘礼。果然是大户人家,出手大方,行事得体,既合礼典的要求,又给足了女家面子。这桩婚事进行得非常顺利,没过多久,卢家就要了女孩的生辰八字,请人卜得良辰吉日,要给他们完婚。

婚礼的日期确定之后,县令一家马上给女儿赶制吉服,备办嫁妆。这样忙忙碌碌地下来,举行婚礼的日期,很快就到了。

吉期那日,新娘子的母亲正在房里坐着,想着怎样对出嫁的女儿做最后的叮嘱。这时候,有丫鬟推门进来,报告她们的主母说,有相熟的巫婆过来探望。老太太一听,叫人赶紧把人给迎进来。

巫婆坐定之后,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装饰和摆设,问道:

“大老远就瞧见您家里张灯结彩,鼓乐喧天的,敢情这是有喜事啊!”

新娘子的母亲含笑道:

“不瞒您说,小女今天晚上出嫁。她未来的夫婿卢郎,经常到我们家里来,您也见过多次。今儿既然您也来了,我就斗胆问一句,我这未来的女婿,以后命途如何呀!小女以后可全靠他了。”

巫者想了想,说:

“太太所说的卢郎,是那个长着一部美髯的公子吗?”

“正是正是,您说的一点也不错!”

女巫掐指一算,狐疑地看了县令夫人一眼,犹豫了一会儿,终于开口道:

“这个年青人,以后仕途畅达,终有一天会做高官,食厚禄。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“可他并非小姐的女婿。”

“啊——这是哪儿的话?”

“夫人的女婿,身量中等,面目白皙,而且,脸上没有胡子!”巫者道。

李夫人听了,大吃一惊。心想,女儿还没出阁,稍后会发生什么波折也说不定。稳了稳心神,又追问道:

“那么,依您之见,我的女儿今天能够顺利出嫁吗?”

巫者道:

“能!”

“既然能够出嫁,又怎么说配偶不是卢郎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不过,有一件事可以肯定,卢郎绝对不会是夫人的女婿!”

李夫人听了,心里的疑虑更加深了。正想跟巫者理论几句,就见婢女从外面跑了进来,说卢郎前来纳采,傍晚正式迎亲。

李夫人急忙站起身来,整理衣装。等卢公子在厅堂里当着二老的面行完纳采之礼后,夫人回过头来,面露愠色,对女巫说: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卢郎,现在纳采之礼都行了,还会出什么纰漏?

见李夫人咄咄逼人,巫婆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。然而,还是吞吞吐吐地道:

“卦相如此,准不准,今天晚上才能知道,我怎么敢当着夫人的面胡乱说话呢?”

还没等县令夫人说什么呢,李家人就全都跳起来了:人家大喜的日子,有这么一而再,再而三地胡说八道的吗?大伙儿吐了那女巫一脸唾沫星子,仆人们也从外面冲进来,拿着扫帚,一阵乱打,就把她给赶出去了。

李家人虽不相信,但被人这么一拨弄,还是有些心神不宁,忙忙碌碌中,终于等到了晚间。

傍晚时分,李县令家的院子里红灯高挂,笑语喧哗,亲朋故旧济济一堂,等待那个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。

忽然,只听得门外鞭炮齐鸣,有人大声呼喊:来了!来了!

只见不远处的官道上,走来一队人马。为首的就是卢公子,身穿锦袍,头戴红花,手持缰绳,坐在轩车之上,面如冠玉,目若点漆,顾盼之间,好不威风。

李家人将娶亲的队伍迎进屋子,就在厅堂之内,行了亲迎之礼。礼毕,新郎穿着大红吉服,在人群的簇拥之下,等着他的新娘。

新娘子终于出现了,她身着金丝累彩的红裙,披着百鸟朝凤的盖头,在侍女的搀扶之下,莲步轻移,一步一步地朝新郎走来。

侍女将秤杆递给新郎,新郎伸手挑开蒙在新娘脸上的盖头,然而,就在掀开盖头的刹那,只见他面色大变,手里的秤杆啪一声掉在地上,好像见鬼了一般,连连后退。边退,边在嘴里胡乱咕哝着什么。

退了几步之后,猛地推开人群,夺路而逃。窜到院子里,顺手抓过一匹马来,飞身跃上马背,只听得一阵马蹄声响,转眼便消失在夜色之中。前来观礼宾客跟在后面,怎么喊也没喊回来。

新郎临阵脱逃,实在是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。新娘子的父母向来重视脸面,尤其是县令大人,平素最受不了别人给他难堪。在这紧要关头,发生如此离奇之事,脸上青筋暴露,气得咬牙切齿。

看不上他们家的女儿,早些开口便是,这是演的哪一出呢?掀开盖头了才想起来悔婚,不知情的,还以为女儿相貌丑陋,惊走了姑爷。以后,让他的女儿如何做人,而自己同夫人,又如何面对一干同僚和亲朋好友呢。

想到这里,他忽地站起身来,将宾客都请进屋子里,当着众人的面,把女儿叫出来给大家行礼。

李小姐的容貌,清丽绝伦,端的是天上少有,地上难寻,众人见了,立刻发出一阵嗟叹。李县令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能够以正常的语调说话了,指着女儿道:

“我女儿的相貌岂是能把别人吓跑的,今天我要不当着大家的面把她叫出来,别人还以为她长的象个怪兽呢!”

见了李小姐的真容以后,大伙儿都跟着义愤填膺。说那卢家的小子真是不识好歹,这么美貌的女子,他竟然不要,也真是没有福气。主人见宾客都站在他们这边说话,气也消了不少。朝大家做了一个手势,众人看出主人有话要说,都停止了议论。

“小女的容貌,众位也都看见了。今天本是大喜之日,竟然生出如此波折,各位如果有谁愿意求娶,今晚就可成婚!”

李县令这话,本有几分负气的成分。说出口之后,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,宾客们马上便炸开了锅,众人摩拳擦掌,议论纷纷。有的为李小姐的美丽所倾倒,有心自荐,无奈结婚太早,家内早有糟糠。有的则是担心婚姻大事,不禀告父母便擅自做主,回家以后受到责罚。正当众人跃跃欲试,却又下不了最后的决心时,人群中有一个年青人排众而出,朝李县令夫妇深施一礼,朗声说道:

“小生不才,愿事门庭!”

这年青人姓郑,在当时是可堪与卢氏比肩的大姓。他年纪轻轻便已入朝为官,今天晚上,本来是作为卢氏的傧相,与卢公子一同前来迎娶新人。结果婚礼上陡生奇变,卢公子骑马遁走,他却对李家小姐一见钟情,暗下决心,就是冒着被父母责罚的风险,也要斗胆自荐。

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新娘父亲这话,其实是冒了很大的风险,好在这年青人同女儿年貌相当,家世背景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,于是便当即应允下来。

当着众人的面,姓郑的年青人大笔一挥,写好聘书。二人行过亲迎之礼后,李家小姐便登上婚车,跟郑生回家了。

望着女儿和女婿的背影,当妈的抬起袖子,擦了擦眼睛,脸上留下泪来。——那是百感交集的泪。

县令夫妇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婚事办得如此心惊肉跳。不管怎么说,这一天虽然是险象环生,山重水尽之后,终归是柳暗花明,峰回路转。

众人陆续散去之后,县令夫人忽然想起白天巫婆所说的话,中等身材,面白无须,不就是他们女婿的样貌吗!看来这巫婆所言不虚,的确是有几分神通。

一晃儿,几年过去了。

李家小姐嫁进郑家之后,红袖添香,赌酒泼茶,二人镇日浓情蜜意,如胶似漆,当真是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。私下里,夫妻两个都忍不住庆幸,多亏当年卢生逃婚,否则,这对有情人岂不是要失之交臂。

这一年秋天,郑某被调往京城任官,家眷随行。在朝堂上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定睛一看,正是当年逃婚而去的卢生。

散朝之后,郑某邀请卢生到他家里,两人坐在桌前,相对而酌。几杯酒下肚之后,郑某状似无意地问起他当年逃婚的事。卢生听了,脸色忽然变得煞白,嘴唇哆嗦,咕咚咕咚灌了几口烈酒,壮起胆子道:

“兄台有所不知,掀起盖头的时候,我看见新娘两眼血红,大如灯盏,牙长数寸,泛着寒光,支出唇角。这样恐怖的相貌,谁受得了,能不转身逃跑吗?”

郑某与卢生本是多年的好友,听了他的这番话,不禁哈哈大笑,叫人把妻子从内室叫出来,对卢生道:

“这就是你当年在婚礼上看见的怪物,现在再看看,是否如当初一样可怖?”

结婚这么久,李氏的相貌,仍如当初一样娇俏可人,岁月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。卢生见了,先是目瞪口呆,继而后悔不迭,如坐针毡地呆了一会儿,便寻了个借口,惭愧而退。

夫妻两个坐在桌前,相视而笑。

故事讲完了。

说的是两个门当户对,正当韶华的男女,如何在结缡时生生错过,从此天南地北,彼此悬隔,各自奔赴不同的人生。

姻缘者,因缘而已。缘起缘灭,姻生姻止。

也许,正如《续玄怪录》的作者所说的那样,姻缘前定,凡俗中人,不可以强求。

即将步入婚姻的两个人,在洞房门口,转瞬之间,化缘成孽。

从此,卢生和李氏,各自与不同的人结缘。

而浮世中的你,又将遭逢怎样的姻缘呢?

学校制度
考勤制度
阶段测试
转班停课
退班制度
课程转让
报名制度
重读承诺
重读制度
报名流程
付款方式
代报名服务
培雅特色
教学支持
教学特色
企业文化
团体英语培训
高分奖学金
语言培训
雅思培训班
托福培训班
SAT培训班
实用生存口语
考试攻略